个个都要学生减负,教师其实也要减负!

2018-03-135780

今年两会,再次将中小学学生减负问题推向舆论的高潮。全国政协委员刘三阳(西安电子科技大学)在1999年担任全国人大代表时,就在全国“两会”上提出过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问题。多年过去了,这个问题依然没有缓解。学生的书包由过去的“单肩背”变成了“双肩背”,又由“双肩背”变成了“拉杆箱”,学生起早贪黑,难有空闲。

近些年,社会各界给学生“减负”的呼声可谓不绝于耳,一浪高过一浪,据统计,自1985年以来,中央政府下达49次“减负令”。可是谁想过给老师减减负呢?

u=2311507871,2633722524&fm=200&gp=0.jpg

实际情况是,需要减负的不止是学生,还有老师。

2017年7月,新教育研究院发布了《关于“减少教师非教学工作”的调查报告》引起了很多教育工作者的关注,报告显示:“占用教师工作时间的工作,并非全是教育教学工作,真正用于教学及相关准备的时间在整个工作时间中占比不足1/4,剩下的3/4是更为耗时耗力的非教学任务。”

报告提出,稳定教师队伍,除了“加薪”(提高工资水平),还要“减负”(减少不必要的工作负担)。

有调查显示,中小学教师每周的实际工作时间平均值为54.5小时,一些地区的高中主课教师日平均工作时长16小时,远超法定时间,“基础教育阶段教师负担沉重是不争的事实”。

并且大部分教师觉得“教学任务安排不合理,教师工作量随意加减,工作繁重”、“形式主义较多。表面工作、检查活动等形式主义过多,对教学干涉太多”、“收入低,缺乏职业自豪感”。

u=3309085442,3850192929&fm=27&gp=0.jpg

可每天忙碌不堪的教师们,时间都去哪儿了呢?

目前教师日常工作状态

很多学校的教师都有这样的感觉:忙碌了一整天,看着似乎做了很多事,但真正该做的却没怎么做。不是不想做,而是没时间做,教师们的时间和精力大都耗费在了一些所谓的“重要事情”上——比如,写不完的各种应付材料,填不完的各种上交表格,迎不完的各种检查验收,还有补不完的各种活动资料……

这里的每一项似乎都“非常重要”,因为它们关系着学校和教师的督导考核评估!

七成校长老师认为学校检查评比太多

有校长形容,任何一个上级部门都可以到学校开展检查、评比工作,每个单位学校都惹不起。众多与学校教育教学工作不相关的检查评比,严重干扰了教学秩序,有的学校甚至接到有关部门的行政命令,要求教师停课走出学校承包路段卫生。

然而,这似乎还不够,上级安排的各项督导评估、会议培训、安全管理等事务,又一重重加压且全部以“重要事情”名义。

苏北一普通学校,4个月里接受检查验收24次,仅台账材料就准备了67盒。教师天天忙于应付表格,教育教学反而成了副业。 

被检查“轰炸”的学校不是个案。河南某地一位中学校长介绍说,过去一年,该校接受了食品、卫生、防疫、物价、人事、文明办等部门10多次的各类检查,收到上级各部门文件四五十份,包括宣传部门的征订任务、文明办的创建评比任务,以及公安、卫生、纠风办、农减办、督导、工会、妇联等部门的各类检查文件、活动通知、材料上报等,“真正和课堂教学有关的文件反而很少”。

参与各种各样的检查、评估,已经和教书育人一样,成为众多中小学教师的日常工作。

五成老师“不务正业”,每天有一半时间在非教育工作上

当教师的本职工作被非教学任务占去一大半时,牺牲的不仅是时间,更有心情,甚至是对教师这一职业的认同感。

教师们的大量时间没用在如何提高教学、如何深入教研、如何培养学生上,对于“教师”这一职业产生了动摇和怀疑。绝大多数教师每周工作时间都在54小时以上,实际工作时间超过法定工作时间25%,教师不得不将大量的个人时间奉献给工作。

u=1613837304,3282444652&fm=27&gp=0.jpg

呼吁:期待教育回归本源

教育要有空间才会有发展,给学校独立的办学权力,还教师足够的成长空间,学生的健康成长才有可能 。“现在,要做一个安安静静教书的老师太难了!”江苏省政协委员、南京秦淮区教师进修学校校长潘春雷曾如此感慨。 

那如何给教师“减负”呢?

让教师安安静地教好书

教学为主,减少非教学任务,让教师将心思花在教学上

减少各级各类会议、无实质意义的培训以及相关检查,学校也要根据自身实际,不盲目攀比,不搞形象工程,一心一意搞好教学,关注教育本身。

给教师“减负”,就是要减轻教师非课堂教学工作任务。教师认为,有效减少工作量和工作时间,首先应该减少校内外文书工作和行政工作,保证法定工作时间用于备课和批改作业。

u=2067356499,3431032412&fm=200&gp=0_看图王.jpg

明确教师工作量标准,合理确定教师工作量。

社会、家庭给教师更多理解宽容,帮助教师减负。

教师职业只是众多社会职业中的一种,是职业就有边界,无论是道德还是专业,无论是权利还是义务,都是有限度的,社会和家庭应该对教师工作给予更多理解和宽容。

建议,国家和地方政府在实施新政策之前要进行充分的调研,掌握政策具体执行者的认识和看法,考虑教师工作量的可承受度。

日本教育社会学者永井道雄说:“办好教育的关键,第一在教师,第二还在教师。”只有教师没有了工作和思想的“负担”,才能够真正维护教育的“生态平衡”,才能保证教师工作的“单纯性”,使老师能够全身心地、以积极健康的心态投入到工作中去,才能够提高在职教师的幸福指数、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投身到教师行业。

 


<< 上一篇:浅谈建设在...
下一篇:第45届世...>>
我来说两句(0人参与)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>>